Home > 企业新媒体危机 > 内脑善断、外脑善谋:洛克菲勒家族六代传承的秘诀

内脑善断、外脑善谋:洛克菲勒家族六代传承的秘诀

洛克菲勒曾说过:“我们的命运由我们的行动决定,而绝非完全由我们的出身决定。享有特权而无力量的人是废物,受过教育而无影响的人是一堆一文不值的垃圾。”

20世纪的绝大部分时期,“洛克菲勒”就是“美国财富和权力”的同义词。“富不过三代”的家族财富传承魔咒似乎对这一家族失效。洛克菲勒家族发迹至今绵延六代,不仅代代传承皆有传奇,而且从未引发过家族争产风波。

洛克菲勒曾说过:“我们的命运由我们的行动决定,而绝非完全由我们的出身决定。享有特权而无力量的人是废物,受过教育而无影响的人是一堆一文不值的垃圾。”洛克菲勒家族财富传承传奇是否应验了洛克菲勒的命运是由洛克菲勒家族行动决定的?是否应验了洛克菲勒家族的智慧借助了一种力量?是否应验了洛克菲勒家族借助一种独特的方式而产生巨大影响?我们要思考的是,这个行动、这种力量与这种影响来自何方?

我想,这种行动、这种力量与这种影响不仅来自六代家族成员的责任、使命与决策;更来自一种借助外脑的智慧实现家族使命、体现家族力量与践行家族慈善事业而产生的伟大的、持续的、全球的家族影响。

内脑指家族成员与家族企业内部的决策者,外脑指家族与企业外部的专家与机构,比如职业经理人、企业咨询公司、家族基金会与家族办公室。

洛克菲勒家族传承内脑善断外脑善谋,首先体现在老约翰把家族财富与事业一手交给他的儿子小约翰并出任公司董事长的同时,也打破家族企业“子承父业”的传统,让基层员工出身的阿奇博尔德接任总经理一职。此后的洛克菲勒家族后代,也只有能者才可以参与企业管理,凭实力担任一定的职务。

洛克菲勒家族传承内脑善断外脑善谋,也体现在老约翰对财富可以造就人也可以毁灭人这一哲理的深刻认识上。小约翰承接家族掌门人的同时,不仅承接了家族的石油生意,同时还承接了家族的慈善事业;而慈善事业是通过外脑洛克菲勒基金会与洛克菲勒兄弟基金会实现的。洛克菲勒基金会与洛克菲勒兄弟基金会都是世界上著名的基金会,其捐赠时间跨度之长、规模之大和成就之广泛和显著,当之无愧地执美国及全世界慈善事业之牛耳。

最能体现洛克菲勒家族传承内脑善断外脑善谋的是其家族办公室。家族办公室承担起了放大家族财富、践行家族慈善的责任与使命。洛克菲勒家族办公室是老约翰的善断与他最得力的助手盖茨善谋的产物。最初这个团队包括盖茨以及小约翰,由盖茨全权负责。它为人所知的名字叫“Rockefeller Family & Associates”,又被称为“5600房间”。这个机构可以看作整个家族运行的中枢,150多年以来,它为洛克菲勒家族提供了投资、法律、会计、家族事务以及慈善等几乎所有服务。

华人家族企业传承面临的第一个瓶颈就是不相信外人,这是中国家族资本与家族文化本质决定的。在华人企业管理研究方面享有盛名的学者雷丁(GRedding)和福山(Fukuyama)对这一问题的研究有广泛的影响。雷丁认为,对于海外华人企业来说,把权力移交给职业经理人员,并把控制权与所有权分离,明显地存在着很大的困难。这也是为什么华人家族企业总也逃脱不了家庭统治模式的一个重要原因。福山也认为,华人家族企业通常活力旺盛,同时利润也很可观,可是当他们想要使公司制度化,以达成永续经营的目标,而不依赖创业家族的财力和能力时,通常会碰到很大的困难。

大陆家族企业不仅不信任外人,也不信任外资。国美家族在危机发生外资进入后,几乎使家族创办者丧失家族企业的控制权这一事实,成为大陆家族企业共同引以为戒的教训。所以,引进外资不是家族企业传承与发展的首选,家族独占是大陆家族企业最显著的特征。现在在大陆上市的家族企业,治理结构依然是家族控制的,但这必然会成为昔日黄花,难以为继。如果让家族企业上市融资走真正的现代企业制度是第二条道路的话,也是大陆家族企业不愿意首选的道路。

此外,中国的家族企业家缺乏财富观念。他们的生活重心、工作重心都放在家族企业上,对家族财富的观念实在肤浅。他们认为,自己的钱花不完就给下一代。他们常做的就是企业与财富的自然传承。他们不做任何规划,百年后由继承者依据《继承法》的规定继承。

但自然传承存在不少弊端:一是容易引起子孙争产,二是遗产税开征后需要缴纳高额遗产税,三是无法做到隔代继承,也就是说如果第二代是败家子,那么想给第三代更多的关爱是不可能的事。而传统的遗嘱传承也有不少弊端,比如,遗嘱的真实有效性容易受到挑战,容易引起子孙争产反目,也无法规避遗产税。以美国为例,如果家族将财产直接传给子女,子女再传给孙子,两次传承缴纳转移税,假设以35%计算,传过两代遗产将不敌初始财富的一半。

那么怎样使得中国家族企业能健康传承下去呢?怎样才能不借助进入企业的外人,不借助外部资金放大与传承财富与企业呢?我想就是学习洛克菲勒家族财富传承的办法,内脑善断、外脑善谋,借外丰内,借助家族办公室化解家族企业与家族财富传承的瓶颈。可以说,借助外脑类的家族办公室进行家族财富信托是家族财富与家族企业传承的第三条道路。

什么是外脑?家族办公室(Family Office)就是借助外脑方式推进家族企业传承的有效形式。在财富管理行业中,家族办公室堪称“皇冠上的明珠”,位居金融产业链的最顶端。家族办公室的主要功能是负责治理及管理家族财富的四大资本金融资本、家族资本、人力资本和社会资本。家族办公室可以从整体上对家族财富进行集中化管理,将分布于多家银行、证券公司、保险公司、信托公司的家族金融资产汇集到一张家族财务报表中,通过遴选及监督投资经理,实行有效的投资绩效考核,实现家族资产的优化配置。

此外,家族办公室承担了守护家族资本的职能,还负责包括家族宪法、家族大会等重要的家族治理工作和家族旅行与仪式的组织筹办。

再有,家族办公室可以强化家族的人力资本,通过对不同年龄段家族成员的持续教育,提升其能力与素质。当创富一代积累了巨额财富和家业,而二代继承人无意或没有能力接班时,家族办公室的财富信托可以避免因后继无人而变现转卖企业的尴尬局面,即采用信托方式控制企业所有权,而将日常经营交给职业经理人。

洛克菲勒的后代不再是石油大亨,但是其家族却一直稳坐富豪榜。大陆及港澳的一些企业家已借助家族办公室开展家族财富传承的财富信托。比如大陆房地产巨头吴亚军、蔡奎夫妇家族信托,商业地产巨头潘石屹、张欣夫妇家族信托,乳业巨头牛根生慈善信托,还有李嘉诚家族信托。家族办公室还负责家族慈善资金的规划和慈善活动的管理、家族社交活动及家族声誉等社会资本的保值增值。

境外家族信托是允许进行所有权转移的,委托人可以将财产的所有权全部转移给受托人,由受托人进行资产的统一管理、财富传承和永久经营等。这种所有权的转移是实现家庭成员间真正的隔离,以达到保护资产、避免法定继承程序等作用。但在大陆,还没有明确的财产拥有权转移的法则,当前首要问题是填补大陆有关家族信托领域的法律空白。

家族办公室的财富信托具有极强的避税动机,可以做到合法地规避遗产税。因此,家族办公室的财富信托能否承担起家族财富的信托,关键在政府要尽快出台遗产税,给财富以理性预期;否则中国财富家族的财富不仅会外流,而且会加快外流。

甘德安,经济学家,著有《中国家族企业研究》《复杂性家族企业演化理论》等著作

Related Pos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